当前位置:主页 > B校生活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上传时间:2020-07-28点击:467次


策展能解决问题吗?2018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即将在11月登场,MOT TIMES 特别找来《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设计总监吴汉中分享他多年来的精采策展理念。(Photo Credit: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

台中,作为被国际媒体 CNN 誉为台湾最宜居城市,向来是生态与文化重要的交会之地,虽距离 2018 年 11 月 3 日即将登场的《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Taichung World Flora Exposition)》(简称台中花博)尚有一段时间,但其绿色精神和对保育石虎栖地的保育,近日获得国内外许多团体的高度关注。

其幕后推手《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设计总监吴汉中,在设计与策展界并不陌生。从《美学CEO》的作者到「社会设计」的实践者,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研究所与台大建筑与城乡研究所的吴汉中,近年来曾担任 2016 年 《 WDC 台北市界设计之都》执行长、2017 年「光宝创新奖」评审及催生台东设计中心的成立等。长期以来从「社会设计」出发,用设计作为方法来提升一座城市。对吴汉中而言,城市就是他的书写空间。究竟如何在设计中导入策展概念来解决面临的问题? 我们一起来听听!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城市里的绿洲!2018年11月至2019年4月展出的《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结合环保生态与人文设计,希望能翻转城市的印象。(Photo Credit: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

您可曾想过,花开,会有声音?为了让人们在追求经济与科技发展之余,也能倾听内心和自然的声音,2018 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找来吴汉中策展,以「花现 GNP - Rediscover Green, Nature and People」为主题,聚焦「Green 绿色生产」、「Nature 自然生态」及「People 人文生活」的和谐发展。其中,共分为推广安心精緻农业的「外埔园区」、保育珍贵动物石虎的「后里马场森林园区」以及倡导生活人文的「丰原葫芦墩公园展区」等三个展区,以「不破坏、只优化」为设计理念,试图在生产、生态及生活之间找到正面的循环。

但对一个城市策展谈何容易?尤其是近年台湾大型展览与设计活动的频繁出现,已逐渐让民众感到疲乏,如何能够带来新鲜感?如何提升民众对生活市容的美感要求?如何在创造城市美感之余,成为更有制度、系统的长年计画? MOT TIMES 特别请来吴汉中从年轻世代的角度出发,和我们分享他城市设计的观点。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Q:你担任 2018 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的设计总监,和 2017 年「光宝创新奖」的评审等,你认为大型展览和比赛在举办时要如何透过设计来回应城市呢?

当前设计界的趋势与环境变化十分紧密,设计界在思考设计不只是美感,而是如何改变。我先前担任 2017 年「光宝创新奖」的评审,其实也是回应、支持设计界在议题上的质变,以及更有公共性的做法,很多作品都是思考如何回应这个社会或第三世界国家的问题,以及找出更有公共性的做法,所以我很开心去年能参与光宝创新奖的评审,并且给予一些社会关怀的作品有更好的能见度,让它们被看见。而 《WDC 台北世界设计之都》和《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也同样是回应城市的问题,这次花博分为三个展区,就是希望能不破坏石虎栖地。我相信这趋势在近年依然会持续下去。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2018 台中花博以石虎保育作为重要议题。 (Photo Credit: 台中市政府农业局)

Q:你从社会设计这样的层面出发,如同 2016《WDC 台北世界设计之都》也是从这样的角度作为出发点,强调从社会设计导入,让台北成为不断提升的城市。你本身也一直在社会企业之中,是否能请你谈一下社会设计在台湾的发展,以及整个未来的发展。

我认为可以将这问题放得更大,我从年轻世代的角度看这件事,其实台湾的社会运动及公民团体有很大能量,台湾在做相关议题是相对有活力而且有能见度,拥有很好的发展环境。需要思考的是,传统 NGO 或传统公共议题有没有新的 solution?设计有没有可能作为新的解决方案?在传统社会福利或慈善的逻辑之下,是否有新的替代方案,能让更多年轻的创意者、设计师有更多机会真的参与到这个改变当中。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建筑工艺与艺术创作的结合,知名艺术家王文志创作的「竹迹」展馆,体现未来建筑尊重自然、以人为本的理念,建筑工艺与艺术创作在此相互激荡。 (Photo Credit: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除了优美花艺田园造景,《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中在不同展区中也将设立众多尊重当地环境且保存当地历史记忆的建筑展馆。(Photo Credit: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

其实「社会设计」的推动没有固定方法,而是如何反映出更自然、更有公共性的设计。有趣的是,先前我与日本的设计师对话,他们最羡慕的是台湾可以把「社会设计」独立拿出来强调讨论,对日本而言,台湾将「社会设计」作为一种趋势来推动很让人惊奇。但对我们而言,反而觉得日本在设计哲学中早已融入了「社会设计」的观念,如环保议题、人文价值等,他们在设计中都做得非常好。在我看来,正因为过去台湾设计缺少了这样的核心精神,所以特别需要将它强调出来。反观日本则是一直延续着这种普同、永续、自然与人文的价值,这是很棒的事!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城市中鲜豔的招牌是台湾街景的重要识别,2017 年扬名国外的台南街景,引发诸多讨论。(Photo Credit:BRUTUS)

Q:关于品味与设计,去年的热门话题之一就是「台湾街景照」,一张日本杂誌封面的台南街景照,引发网友对台湾城市在行人友善、市容等议题的广泛争论,也呼应到这次的讨论主题。一直以来台北的老旧公寓、街道招牌等都被讽刺为「中华民国美学」,你先前在台北设计之都活动期间也和聂永真等设计师合作推动小招牌设计,将小招牌带入市场、老社区等,是否也是从社会设计的观念去思考呢?

我其实不会特别从「社会设计」的角度去谈小招牌设计,因为所有设计中都包含了「社会设计」。但「中华民国美学」这词让我有很深的感触,我们总是很骄傲地说,我们是保留汉字文化最棒的国家,可是这种文化却从来没有反映在招牌上,所以在推动设计之都时,希望能让城市的招牌反映出我们文化的特质。大家常说台湾招牌设计的杂乱影响市容,反而让我思考什幺代表了台北的意象?我们要像东京车站外的整洁市容?或是像香港?还是现在台北车站外的混乱招牌?如果南阳街没有混乱的招牌它还是我们熟悉的南阳街吗?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台中世界花博吉祥物「石虎家族」前进香港!台中市观光旅游局在香港着名百岁叮叮车身上画上石虎家族和台中公园等彩绘,让超过 150 万人次国际观光客可以看见台中!(Photo Credit: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

但这需要一段很长的过程,因为是关乎公民美学的课题,像京都也花了十几年才提升民众对生活的美感,例如现在去到京都会发现麦当劳招牌上的红色不再是原有鲜红的标準色,而是配合京都的市容改为肝红色,回应週边古蹟建筑的用色,所以台湾也还需要多一些时间,可能十年都还不够,这必须从教育、政策等根本做起。

我们要借镜的不是其他城市的现况,而是什幺时候开始有决心替台北做些事 ? 所谓「城市美学」并非只从硬体设计就能改变,我们必须了解京都为什幺能将招牌管理的这幺好?这是十年的累积。伦敦为什幺把地下铁管理得这幺好?这是一百年的累积。他们都是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进行策画,才能将一座城市打造成现在看到的样貌。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2016 年的《 台北世界设计之都》吸引大批民众前往,吴汉中认为策展要有一个理念、一个行动、一个倡议,为了将这样的理念分享而举办一个展览。(Photo Credit:台北世界设计之都)

Q:这 10 多年来,台湾各地都举办过各种大型博览会或展览,民众们对大型国际活动已经逐渐习惯,尤其像花博已经是十年内第二度在台湾举办,在规划上又该如何带给观众不同的观点或新鲜感呢?

不讳言,台湾如此频繁举办这些大型活动已逐渐让观众感到疲乏,唯一能期待的是,透过举办大型活动所聚集的资源与能量,让我们有机会对城市做一些改变,而不是只有同样的展览和展品三、五年内在各地不断的巡迴。所以这几年我们开始思考能不能把展览变成实际的行动,也因此我经常会说:「我们不是为了展览而展览」,而是要有理念、行动和倡议。而为了将这样的理念分享而办展,就必须要有制度、系统的计画,这是必须坚持下去的理念。
Q:既然提到日本,请你谈谈对 2020 年的东京奥运这个博览会的看法?

虽然这不一定和这次主轴相关,但日本最特别的是从「循环经济」的概念出发,利用整个日本的 3C 产品回收工业,从回收品中取得可用的黄金、金属等做为奥运会奖牌的原料,这个计画很巧妙的将国家最重要的赛事跟循环经济、设计连结在一起,能做到这点非常难得,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一种「行为设计」,把传统认知的奥运或博览会设计带往新的层次,不再只有视觉、美学上的关注,而是从更广的层面去思考设计。

这回应到台湾设计的问题,设计往往只是设计「物件」,却很少去设计「制度」或有系统的行动和倡议。因此希望能有制度性的设计,将设计化为一个行动、参与和改变,如此一来,整个环境的改变也会自然朝这方向走。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设计师聂永真为海鲜店铺设计的招牌,将新与旧巧妙接轨,彰显在地美学。(Photo Credit: 2016 台北世界设计之都)

很多城市也开始思考是否能有设计的幕僚参与城市规划,类似「设计长」的概念。许多城市在做相关的规划及準备时,可以看出当设计与公共议题、社会议题接轨时,已经不是单纯是设计一件作品,反而是牵涉到制度面如何改变 , 及整个愿景如何更有公共性的影响力 ,不再只是传统设计关注的功能、美学、造型等课题。这提供设计发展新的维度,也是新的机会,必须诚实地说,我们对只以品味为主的设计论述,已经感到乏味了。
编辑撰文/ 黄品嘉
--
策展作为医治城市问题的良药!专访 2018 台中花博设计总监
以设计洞见未来,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